头图byヨネダコウ

[紫冰]我不在

1.
给他洗发的时候,发现他耳背后发际线上长了一粒褐色的痣。那么细,那么浅,浅到冰室觉得,若不是站在这样的位置为紫原做这样的事,一定不会发现。
停下动作,用带泡沫的指尖轻轻触那粒痣。
“敦,有什么感觉?”
“哈?”
“你这里有一颗痣。”
“噢……”少年的声线慵懒松懈,“室仔,眼睛进泡沫了好难受。快帮我弄弄啦~”
纤细的手离开皮肤,拧水龙头。
一边清洗,一边愉悦地哼歌。
 
2.
经过零食店,会无意识地走进去买些美味棒。
有一晚跟紫原吵了架,出门透透气。反应过来时,手中竟已提着美味棒。
跟零食店外孤零零的街灯对望片刻,冰室无奈地苦笑,往回走。
 
3.
“滚!!不然我碾爆你!!让室仔来!”
无辜的室友被赶出去,换来伤脑筋的冰室:
“敦,又在闹什么小孩子脾气?”
“我才不是小孩!我只是要室仔!!我就要室仔!!!”
“好啦……”
在上铺睡下,发现下面的人竟然没有丝毫要去关灯的意思。
已经睡着了?
还说自己不是小孩。
冰室离开温暖的被窝,在飘雪的冬夜穿单薄的睡衣下来,去关灯。
回程一片漆黑。却毫无怨念。相反的,会觉得为他做这一点小小的事情,很好。
冷着身体上扶梯,一支手扯冰室的衣襟。
“敦?你这家伙……!”
“很冷啊,”紫原把冻得发凉冰室拉进被窝,抱紧,“室仔不要上去了。我这里更暖和。“
……
像个孩子,很快就睡着。徒留他一个辗转反侧。
睡相很糟。
刚才还抱着自己,现在已抢走大半被褥。明明长手长脚胸膛厚实,却只把僵硬的背脊留给他。呼吸均匀有力度,肚子却像关了淘气鬼的牢笼,咕咕直叫,想来正疲于应对各种奇怪的零食。
冰室慢慢靠近,将自己的头埋在紫发覆盖的颈背,任紫原的味道安静、温暖地包裹他。
在这个美丽却寒冷的,秋田的冬。
 
“敦。……”
 
4.
英语课,游刃有余地玩自动铅笔。
窗外这几株是樱花。点点嫩芽,偶尔捕藏跳动的阳光。
不久后,樱花会盛开。
不久后,说再见。
移开目光,发现操场那边,足球门前站了一个人。
高个子,紫头发,实在不难辨认。
但是,紫原敦并没面朝敌方,而是朝着教学楼的方向,朝着冰室所在的这扇窗户,望着。
下一秒,足球正中守门员脑袋。
好逊!
被球打了一记,还是傻傻地看这边。
冰室低头,尽量克制笑意。
 
5.
笑着笑着,又莫名有些失落。
就像一片春深似海的锦绣,在樱花飘落那一刻,突然走到尽头。
再往前,只看见荒原。
……
樱花飘落时,他们拍了一张合照。
“再见,敦。”男人笑着对他说。
 
6.
听刘说拿到冰室的婚礼邀请函,紫原奇怪为什么自己没有。
等自己拿到,紫原又奇怪为什么自己有——如果没有,反而,他会觉得自己于冰室辰也而言,还算有那么一点特别。
越过太平洋参加一场婚宴,并不开心。但他还是梳起发穿起正装,帅气又精神地。
拍合照的时候,没有笑。
就像冰室毕业那一天。
但是冰室还是毕业了,然后回美国。就像冰室今天还是结婚……
很快也会有孩子吧。他笑不笑,并不重要。
因为于冰室辰也而言,他从未特别。
 
7.
半夜醒来,感觉到颈背浅浅淡淡的呼吸。
紫原翻过身,将熟睡的冰室整个抱进怀里。
……若要解释,就说自己睡相不好。 一边想,一边在对方额头吻了吻。
“敦……”
吓了一跳,发现冰室只是梦呓。
感到莫大的满足,紫原将怀中人又抱得深一点——
“我在。”
 
8.
几年不见,你更成熟了。
几年不见,我也变了许多。
但我至今仍用那个牌子的洗发露。闻着同样的味道,尚可假设今次仍是你帮我洗发。
其实,可能从很久之前开始,我就觉得你有一点特别。
其实,……
……
冰室端着香槟过来,邀紫原喝一杯。紫原笑着起立:
“新婚快乐。”
——就像眼前这个人于他而言,从未特别。
 
9.
“果然又在这偷睡……快起来。要不监督会发火。”
“不要。”
“敦!”
紫原拉过冰室,让对方跌到自己身上:“不要!室仔你干脆也一起来,到时陪我受训!!”
……
然后,他听到冰室的心跳。
知道吗?那一晚,你叫了我的名字。
所以,你究竟做了什么梦?
最靠近的时候,紫原没有问,只是眼皮也懒得抬地握紧冰室的手,不去想这支手在未来某日会戴上婚戒,亦不去想婚戒的另一支是否属于他。
 
10.
能够去想的,是以后的生活,你不在,我如何一点点学着适应。
不愿去想的,是以后的生活。
你的身边,我不在。

热度(86)

© 夜游 | Powered by LOFTER